201011

9

他那麼、那麼拚命地想抓住你的手--叫人聯想到失之交臂一辭,可你是故意鬆手的--你不是沒瞧見他哀慟欲絕、孩子一般的神情,那淚點撲簌簌底,像晨星;而他日漸壯大的陰影覆蓋在你的面龐,淡薄起來。你此刻的微笑只能算是一種嘲諷了罷;沒有情緒的瞳孔凝視著對方,直至混沌與昏沉將你完全矇蔽為止。
此刻還能感受誰的懷抱呢?曾經被賦予的羽翼包裹住身軀,再也沒有光的溫存僅僅徒然底狼藉。

「啊啊,因為神是絕對的嘛。」

笑什麼呀、這便是最終你的訣別麼。
下地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