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

**01:No matter what you say; love is blind.

  • **
**01:No matter what you say; love is blind.

  
阿成最近迷上了網路遊戲。
不,應該說重點是在遊戲本身麼?還有是有些兒醉翁之意不在酒呢?不可否認地,他最近新認識了一個剛加入公會不久的女孩子──理論上,他加入的是個大公會,不是所有人都認識彼此的,只是前陣子因為買賣裝備隨便搭話意外發現彼此是國中同學而熟識起來的公會長,正巧要徵團去打改版後新增的王,他又閒得發慌,便跟去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
全身閃閃發光的+9兼百級以上裝備,手裏抓著傳說中難以入手的魔杖,是個看起來就很厲害的法師。在聚集點公會成員各自熱絡地閒聊時,不跟任何人交談就只亭亭佇在一側,他一面跟會長那群人閒扯,不經意地注意到她的存在,倘若不是她的暱稱上顯示著自家公會的名稱,他還會以為她只是碰巧路經此地、或正在等某個人呢。不過單就如此尚不構成記住她的緣由。
在團隊作為騎士、也就是肉盾的阿成自然是站在前頭挨打。不過這回的情況有些不同,洞穴的範圍有些兒大,周邊的高等一般怪也比預料中多,偏偏又僅來了三隻補師,只見他們手忙腳亂地四處奔走一面躲避攻擊一面放團補,結果大家都慌了手腳只能邊打邊自己注意血條按藥水。他站在比較內側的位置,幾隻怪湊上來,雖然騎士是血多皮厚沒錯,不過他還是被幾隻怪跟王的圍攻下幾近垂死邊緣,按水的速度快得系統抱怨連連──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擦身飛來一記火系大招,礙事的小怪轉身望源頭聚集,他抓牢空檔喝下最後一瓶紅藥水、放出輔助系魔法給自己增加防禦湊巧抵住王的一擊。這段時間連著又閃爍一陣冰系的光芒,橘紅與藍白交替一陣之後怪全清掉了──然後終於見到她第一回開口。
黑糖粉粿>快跑。
緊跟著幾罐紅藥水自她腳邊落下,阿成匆匆地鍵入謝謝就把望王的攻擊範圍外逃,她帥氣地衝越過你連放了最強招式冰火系招術各一發後也從另一方溜掉了。雖然裝備很高等,但法師吃王幾下還是痛得緊罷……他看著她如精靈般的身影消失在畫面彼端,心口總有種揪在一塊的感覺。
這就是和她的第一次接觸。
 
後來阿成向會長稍微打聽了她的消息:聽說她是會長在新開放領域不小心打到同一隻怪時把一顆寶石讓出去搭訕到的,聽說目前好像還是學生,感覺上是個很有氣質的女孩子。他心想這傢伙還真是搭訕狂啊一面暗自下決定非要再見她一回不可……就在此時很湊巧地瞥見她就在公會訊息內發出徵團的訊息,他很快地回應便入了團,結果只有他和她和一個補師在,大約打了一個半小時補師就說要下線了。此時只剩他們兩個,怕是難得的交集便這麼錯失了,阿成硬著頭皮向她提出好友邀請,竟也毫無阻礙地被答應了。
↘煞氣a成〃☆>那個……上次謝謝妳了
其實總覺得有些本末倒置,不過腦子一熱申請就點下去了,還能怎麼辦呢?對方竟也什麼都不問地答應了。他心想不行,還是得鼓起勇氣開口解釋,不說點什麼不行。
黑糖粉粿>沒什麼。倒是你,如果撐不住就要逃啊。
↘煞氣a成〃☆>但是其他人再挨打可能會死掉……ˊˋ
黑糖粉粿>你如果死了我們大概也會滅團吧。你不是騎士嗎。
↘煞氣a成〃☆>對不起……ˊˋ
黑糖粉粿>幹嘛道歉啊。下次叫你們會長多帶點補師吧,還有騎士也太少了。
 
阿成越來越覺得她真是個好人,心裏有種莫名的悸動,自此之後他很積極地約她一起打怪練等、解任務、養寵物一類,也藉著空檔同她寒喧,甚至是要到了MSN在遊戲以外聊天,對她多添了些認識。她跟他一樣,同是住在台北的高中生,今年高二,興趣是閱讀跟彈鋼琴,是獨生子,家裡有養貓,不過都不大搭理她的樣子;她說她也很喜歡狗,想養一隻看看。網路遊戲似乎是被學姊拉來玩的,結果學姐要準備考試不玩了就把帳號渡讓給她,目前是作為打發時間用。相對地阿成也傻傻地把自己的身家背景給抖了出來。
 
然後,日前,他得到了她的手機號碼。
 
 
 
「你──幹嘛對自己的手機笑得這麼噁心啊?」鍾子復的指尖絲毫不客氣地襲上阿成的臉頰,他的面龐硬是陷下一個坑。
「啊、子、子不……迷、沒有啊……」他被戳得有些口齒不清。
鍾子復拉開阿成旁邊的椅子坐下,椅足擦得地面嘎吱作響。他溫吞地將書包和提袋塞到下方的空間,順手拿出鉛筆盒及講義攤在桌上。一付完全看不過去的表情嘆道:「你不要一面幸福地臉紅一面說沒什麼,一點都沒有說服力;而且真的很噁心不是我在說。」
「也沒什麼啦……」阿成小聲嘟囔,一面寶貝地兩手扣著自己的手機。「我、我拿到她的手機號碼了……」
「女朋友?」鍾子復有些覺得煩似的漫不經心地翻著桌上的講義,手邊靈巧地轉著自動筆。
「不、不是啦!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而且我們最近說不定會見面……」阿成面紅耳赤緊張的否認。
對方用著一張十足正義凜然的表情倏忽之間旋首過來凝視著他讓阿成有些措手不及,「如果你是說你在網路遊戲上認識的那個女生,我勸你還是小心點。」
「咦?」阿成頓住了。
鍾子復接續,「我有一個朋友,他似乎就會幹這種事。他是男的喔,不過因為太無聊了在網路上假裝自己是女生……就是所謂的網路人妖啦。」他摸摸下巴停下來思考了會兒,「嗯,他最近又跟我說他又騙了誰和誰喔……當然還有其他的危險性,你還注意點好──」
「不可能啦!就算你這麼說──」阿成想要讓自己也相信般地奮力反駁,「我和她聊過很多次了,雖然表現有點冷淡,不過我能感覺到她的本質真的是一個可愛而且善良的女孩子……」他一面喃喃念著,繼續陶醉地盯著自己的手機畫面。
「噢,是麼。你覺得好就好囉。」
鍾子復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