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

**06: Well begun is half done.

  • **
 
在不甚明晰的夜色和朦朧的路燈底下李恭成終能辨清對方的面孔;一頭貌似更柔順、黑得發亮的兩鬢服貼著耳際的短髮,襯著削尖的、線條更形銳利的臉龐,膚色頗白,傾向於蒼涼清冷的那種──五官與記憶裡幾乎如出一轍,看來那時他幾乎沒怎麼化妝,最多是上了點唇蜜腮紅。兩彎新月般優雅的眉,襯上一雙細細長長有些兒女性化的明媚眼眸,反折幾分紅褐色的光澤。一只纖小而挺的鼻樑立在央心,底下則是兩片單薄乾燥的唇──總歸是個乾乾淨淨的男孩子。橫豎都不能走眼成女生的那種,假使鍾子復有五分若女生可愛,這人大概也只有兩、三分,說是帥氣還多一些,即便他有對說是嫵媚也不為過的眼睛。至於自己是怎麼被騙的──這點阿成也只能說他真的不知道了。不過是簡單的裝束真有差如此多麼?合身的卡其制服包覆住腰身和修長的腿,這人儼然就只是位俊秀挺拔的少年;當真與之前那名嬌豔可人的少女是同一人麼?
就連態度也是南轅北轍,自稱糖糖的她是名溫和有禮的少女,性格裡帶著幾分小惡魔式的俏皮,無論誰來看都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子;不過眼前的他──兩條胳膊不耐地交疊著搭在著胸前,一隻手裏捏著纔挂斷的手機,墨綠的帆布書包順著身軀的線條垂在背後。他挑著刻薄的傲倨的眉目相同端詳著李恭成──他竟被盯得有點兒背脊發寒。「重新來過罷,我的本名叫沈建,身分證上的性別是男性──」他頓了會兒,「……總歸一句奉勸你還是忘記先前的印象的好。」
阿成愣乎乎地回應道:「啊……咦?好的……我是李恭……」
「這個我知道。」沈建貌似不大耐煩地搶著制止他;雖然李恭成不太清楚那是針對他的愚昧發言或者是他呆傻的表現以致整個人。反正他是該體認他不會像那個她一般盈盈地笑起來原諒他的一切了。接著他又遲疑地開口:「……話說,你直接從K-MALL下來的?」
「呃,對啊,我在寶杰數學補習。」
他的冷硬底面色微妙地變了下,就好比一粒小石子噗咚投入水中掀起的漣漪,但很快地又歸於平靜。「……我也是。原來我們根本在同一家補習班。」
「欸?」
「算了,不要站在這個地方說話,我們去麥當勞罷。」再次打斷阿成,他自顧自挪動起步伐來;李恭成僅能慌慌忙忙地應和著趕上,他不禁要回想起與她同行的場景──她也是這樣的,一對勻稱的長腿,走起路來比他要稍快上一些,將自己拋在後頭一些的位置。一路上沈建什麼也沒說,就顧著邁開腳步前進,兩人就這麼維持著接近於亦步亦趨的狀態緘默地行進。望著他顯得有些單薄的背影,李恭成心想莫約他是覺得尷尬罷,他和她──果然是同一個人啊,在這方面一模一樣呢。
 
 
不曉得是否刻意,沈建點了和先前完全一樣的餐,面對李恭成有些困惑的視線,他又補充一句:「我還沒吃晚餐。」吃過的阿成則只要了一杯冰紅茶。
他們相對著踞在四人座上頭,氣氛又陷入冰點。沈建慢條斯理地解開漢堡包裝紙,一付要說話等我吃完再想辦法的德性;沒得吃的李恭成僅能乾瞪著眼胡亂咬著自己的吸管,死瞅著對方低垂眼睫、張著嘴大口咬下漢堡的模樣,瀏海的陰影蓋到鼻頭上,根本就,不,本來就是同一個人啊……
 
就在,他專注地這麼想著的時候。
「嘿欸,你們兩個──在這兒做什麼呀?」
 
熟悉的聲音于耳際響起。沈建和李恭成──幾乎一秒宛若正在做壞事的孩子同時轉向源頭,帶些驚惶地同步喊出一個名字:「子復──?!」那人居高臨下地站在他們桌邊,手裡端著承載冰炫風和薯條的托盤,彎著唇角同他們露出一個可愛得讓人揪心的笑容,帶著幾分不懷好意──旋即他們又轉回來對望彼此:「你們認識?」
「你們還真有默契耶。」鍾子復粲然笑著評斷,理所當然似地揀了李恭成身畔的位子坐下。
 
這傢伙果然認識全補習班的人……!阿成想。
 
 
**06: Well begun is half done.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又怎麼會認識啊……開玩笑的。那之後李恭成沒打電話給我哭訴或炫耀,我大概就曉得沒什麼好事了;看到他今天的樣子、沈建又罕見地跟我說和人有約拒絕和我一起吃飯……我就猜到四五分了罷。不過我沒想到你們真的會兜在一塊耶──世界真小啊。」鍾子復滔滔不絕地闡述道,一面不打算停歇似地望嘴裡塞薯條。「現在看到你們倆相對無語地坐在這我就更確定了,大概八九分罷。」
「八九分是……」他們又一起開口;但是注意到沈建正在瞪自己李恭成旋即噤了聲,對方亦沒將未完的話語接續下去。
「嗯,就是阿成你要跟沈建道歉喔。」他揚著一條炸得脆硬的薯條,意味不明地在空中比畫著,正經八百地說道。
「咦……!?對、對不起。」阿成慌亂地低頭認錯;話說回來這個人到底知道到什麼程度啊?
「很好,乖。」鍾子復探出乾淨的那只掌心像對小孩子似的在李恭成頭上胡亂搓揉著,短短的黑髮經過肆虐翹得橫七豎八,阿成看起來像一隻被欺負的小狗只能可憐兮兮地瞠著無辜的雙眼,也沒敢伸手整理。縮回手,鍾子復矯情地單手支著腦袋,意味深長的視線游移在兩人之間,「雖然主要不是你的錯,不過做了不好的事還是要乖乖道歉才是乖孩子。現在換你了,沈建──」
「慢著、慢著、慢著──你說你幾乎都曉得了,到底是到什麼程度?」
沈建沉著一張臉,問出李恭成心中的同樣有的疑惑。
「唔,這個嘛──要怪就要怪你自己囉。」鍾子復解決完薯條在紙巾上擦擦手,摸進口袋裏掏出手機,在鍵盤上輕輕敲了幾下便轉到他們都看得到的角度,小小的銀幕上呈現一位身著米白洋裝的可愛少女站在全身鏡前抓著手機自拍的照片,她的臉上擠出有些僵硬的靦腆笑容,一手稍微撩起短短的裙襬。「雖然你大概是不放心想確認一下,不過這就是你最大的敗筆。我一開始也差點被你騙了呢──但是你以為認識這麼久我會看不出來麼?雖然我也感到很不可思議覺得不可能,『那個沈建欸!怎麼可能會穿上女裝咧。』我甚至還想過是你的雙胞胎姊妹的可能性喔──不過仔細想想,你是獨生子欸。」
「……你可以不要強調那個沈建麼……」沈建壓著聲音撇過頭去,髮隙間的耳根火燒一般的紅。
「那麼以下是我的推論:閒閒沒事幹的沈建同學在網路上欺騙了純情少年郎李恭成同學,但是最後又覺得厭煩了就想說都是最後了好好耍一耍對方罷──換上女裝最後再揭露真相這樣應該不錯罷?……以上是根據你們倆個各自給我的情報做的推理啦。後續畢竟我不在場實際發生什麼事當然是不清楚啦,不過看看你們現在雖然再見面了、沈建同學臉卻這麼臭,我猜是他多此一舉地去勾引人家什麼的,導致既純情又是處男的李恭成同學一時精蟲上腦的做了些什麼……大概這樣囉。有什麼地方要指正的可以跟我說。」
簡直神準……!阿成一口紅茶差點噴出來。
「總之一切都是因你而起,都是你不好喔,建建──」鍾子復爽朗的讓人不寒而慄的微笑起來,用牙齒囓咬著冰炫風附的塑料湯匙,「……所以,這種時候你要怎麼辦呢?」
「……對、……」沈建極度不甘願地,使勁抿了抿嘴,最終由脣齒間搾出細小的聲音,「……對不起。」
「太好了那麼這件事就到此為止!」鍾子復喜孜孜地兩掌一拍,一付問題好像就這麼解決了的樣子。緊接著又爆出驚人的發言:「接下來──你們就來當好朋友罷。」
「慢著!為什、」
無視於沈建的抗議,他感嘆地拍拍阿成的肩膀,嫁女兒的父親似的口氣託付道:「恭成哪──我們家沈建建就拜託你了。雖然他很難搞、又是這副逼死人的德性,實際上跟兔子很像一寂寞就會死掉所以要溫柔對待他,我相信你一定沒問題的。」
「欸……」
沈建的臉整個漲得通紅:「鍾子復!
「唉唷別這麼生氣嘛……反正對你應該也沒壞處罷。」鍾子復無辜地兩手一攤,「反正你的朋友不是在陪男朋友就是說自己很忙,再者李恭成喜好也跟你挺合的罷,你何不先試著原諒他之前的無禮,以男生的身分好好跟他重新相處呢?」
最後沈建只惡狠狠地瞪了李恭成一眼,就沒有繼續辯駁。
 
後來鍾子復說自己和人有約,便推著李恭成讓他送沈建回家,雖然嘴上抱怨了好幾句,他還是乖乖跟著李恭成走出麥當勞。不過一到外頭來,脫離了鍾子復的視線,他很快地旋過身來指著李恭成的鼻尖撂下:
「話說回來,我可還沒有原諒你!給我記住這一點。」
語畢便幾乎可說是逃跑的轉身快步離開了;徒留下李恭成呆愣地杵在原地,待他回過神來欲追上時對方已經走得很遠了,他只得死命邁開步伐追上那被月光灑滿的背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