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

Everything about you

  他走過來,背著你坐下,若無其事地向後傾倒整個人貼上你的背。他的腳步輕得像貓,是故你在根本毫無警覺的情形下遇襲,嚇得幾乎整個人彈起來;然而顧及到背後的人,結果也只是戰慄了下,僵直著身體動也不敢動。他似乎是想笑地發出哧哧聲,渾身上下輕顫起來。
  不知所措的你感覺到質地粗硬的黑色袖緣摩娑過你立滿雞皮疙瘩的前臂,柔軟的微溫包覆在你風吹得有些兒發寒的手背之上。你並不敢回頭,莫約是怕這可能只是個泡沫般稍縱即逝的夢,於是也僅能揣測他似乎是向上仰起了面孔,細密的髮尾搔過你赤裸的頸項,好癢。
  你闔上雙眼,試著在腦裏描繪著那人側臉的輪廓,想像底的他是沒有稜角的圓滑線條,適於浸泡在此刻的月光之中;那一定很美。你繼續猜想他現下可能的表情……

  「大、笨、蛋--」

  他說。而你的臉克制不住地發燙。





  你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有人走近,他停佇了一會兒,便在旁邊的位子上坐下了。你猶豫要不要起來,但他似乎正盯著你的睡臉瞧。倘若現在張開雙眼的話不止是對方難堪,你也會感覺尷尬的。你的內心天人交戰了幾秒,最終決定先等他離開也不遲--然而這段時間比你想像中要來得漫長並且煎熬。他專注得彷彿不感到厭膩似的,熾熱的視線直凝睇著你。你心想這算什麼耐力大賽,難道他覺得你會被看醒麼?
  靜謐將時間拖得老長。在你感覺要撐不下去認輸算了的時候他終於起了身,正當你內心歡騰著自己的勝利,卻倏忽間有東西直朝自己的臉逼近。你慌張地微微抿緊眼皮,佯作仍在深深睡夢之中;他濕暖的吐息吹拂著你略啟的唇,越來越近越來越--在幾乎完全貼附上去的前零點幾毫厘頓住了。即便不張開眼睛你也能清楚感知到。他停在那兒不過須臾便驚惶不已地迅速抽離開來,「唔……不行、不能這樣……」他似乎很苦惱的喃喃自語著。接著你聽見衣料摩擦的沙沙聲,有什麼重量落在在自己肩膀上,而他正小心翼翼地做什麼--他的動作輕得讓你一頭霧水。
  站著端詳了下貌似有些戀戀不捨,接著是微乎其微的腳步聲,最終你聽見他走到門口時愚蠢地打了個噴嚏。

  他走了麼?你抬起頭來看向推測為對方離開的出口,兩隻胳膊被壓得直發麻。傍晚的教室空蕩蕩的,夕暉將你的形影拖得老長。那傢伙跑得也還真快。你想。
  垂下臉,交錯的兩手使勁攥緊身上的黑色西裝外套,上頭猶殘留著那人的體溫。

  「既然來了幹嘛不叫醒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