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

(緘默)




  你很榮幸能夠擁有他的軟弱。
  摟著他蒼白薄脆底身子,從敞開的卡其色襯衫曝露出的肌膚猶如雪般冰寒,在你灼灼的手心逐漸融化,你感覺自己好似掬著一捧滑膩的水將要打間隙灑落,非要極度小心翼翼地呵護不可。
  月光汲去他所有血色,宛如被夢的薄霧所包覆。他神情渙散地望你,熾紅的眼裏閃著蒼涼的火光。此時你就好比一只義無反顧的飛蛾,克制不住地為之所吸引,即便只需星星之火便足夠將你燃成灰燼,你不曾後悔。扶著你肩膀的手指沒有一絲力道,你卻能由他發自心底的顫抖感受到他的躊躇,像是要將你推開又像是純粹藉以支撐,他欲言又止的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但旋即又抿緊嘴,帶著幾分自暴自棄的意味。一瞬間你好像有點兒明白他究竟在畏懼些什麼,可是也不過剎那,
  於是你絕決地俯身吻他,牢牢地擁著他。

  你曉得他不真如你想像得那樣脆弱,但你情願被他自我保護的稜角割得支離破碎也要將他緊揣在懷中,因為他相同地不如自己認為得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