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

Delusion runs wild.

 
沈建的手臂各被拉過一側,全身上下只剩卡其色的襯衫前排鈕扣全開地勉強垂掛在肩上,底下則是他不可抗力大張的腿,兩方各有一人捉住他纖細的腳踝,使他無法動彈,把持住他四肢的人不外乎是用他滑嫩柔軟的肌膚磨蹭自己的性器。而主使者則是毫不客氣地獨享他的後門,性器深埋在裏頭,緩慢但使勁地抽送,括約肌隨著他進出的動作一下一下地張合著,不由自主地挾住對方,接合處不住溢出多餘的潤滑劑及些許精液和汗水混雜在一塊,順著臀部流淌下來。只見那人單手按住沈建的腰側,剩餘空下的手和唇舌則也不閒著地去擺弄他兩邊呈現鮮豔粉紅色的乳頭,使沈建克制不了地顫抖及呻吟出聲。他偏白的膚色泛著一層矇矓底粉紅、上頭滲出薄薄的汗水,手腳和大腿內側一帶斑駁地散佈著抵抗過程中留下的瘀青,以及胸口和下半身一些主使出於惡趣味留下的吻痕咬痕。沈建並看不清那些人的臉,只曉得他們都穿著一色近似於自己的制服,僅解開褲頭用滾燙的陰莖在自己身上肆虐,任意地在臉上或其他喜歡的部位留下記號似地射精。他高仰著通紅的臉,汗濕的瀏海黏著額頭及面靨,他平日傲倨得不可一世的雙眼此刻迷濛而渙散,失去焦距帶有一種混濁的情色,眼框裏水潤水潤底,底下有著浸濕後又乾掉的痕跡,闔不攏的嘴角無法控制地淌著口水。已經忘了做了幾次,他就像一隻被釘在砧板上的魚,只能任人宰割,手腳皆被牢牢地箝制住,想掙扎都沒有辦法。插在他身體裡的男人對他展現出的無力越發亢奮地加快擺腰的速度,沈建只能隨之起舞,清瘦的身子劇烈地搖晃,對方的動作像粗暴地打他的身體中榨出不成聲的悲鳴,直到最後他不知第幾次地解放在沈建身體裏──
 
「……成,李恭成。喂,醒醒。」
李恭成轉醒時沈建沒有表情的臉緊湊上來,冰冷的右手用力拍打著他溫熱的臉頰,嚇得他幾乎要從沙發上摔下來,「唔……嗚哇啊!」
「白痴喔,不是你說要倒數,結果都要五十五分了你還睡著。」沈建直起身子,把雙手伸入外套口袋中取暖,一如既往從容得顯得有些無聊的模樣。
李恭成想起方才那個可怕的夢,猛地爬起來緊緊擁住沈建,發出意味不明的號泣聲。
「沈、沈建嗚嗚嗚嗚嗚嗚!你沒事就好嗚嗚嗚!」
「你在說什麼……幹!你在勃起什麼啦!放開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