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ω;`)–1

揪是字面上的意思啦(´;ω;`)
我好久沒打文了,都快哭哭了(´;ω;`)(´;ω;`)(´;ω;`)




  你的思緒很突兀地連上泡沫這個比喻。

  那個人就坐在你的,身旁。其實是一幅頗為詭異的構圖,兩個身高超過百八的高中男生各據公園長椅的一方,左右手裏分別捉著寶特瓶裝的英式奶茶和檸檬汽水,中央留著一道恰如其分的間隔。
  恰如其分的距離感。
  你想的是他分明就在你的身旁,不到十公分的位置,為什麼好像隨時會消失一樣呢。靜默築成藩籬輕輕將你倆推開。是否因為他長你許多歲數以致你對他既是知之甚詳又是一無所知--他美麗的紅褐眼瞳對一切感到無趣、又俾倪似地瞟著遠景,被飲料沾濕而呈現亮粉色的唇有如欲將話語悉數封緘般地微微抿著。
  猜不透對方在想什麼。
  你益加侷促不安地緊握手中的塑膠瓶,細小的氣泡望上浮升後消失不見,金黃的液體閃爍生輝。

  若是他就這麼走了呢。
  若是你什麼都沒說上就讓他這麼走了呢。
  你--

  「那個……!」衝動地脫口而出,根本無話可說。你焦急了,「我、我……」他不為所動地偏過視線瞅著你支支吾吾的窘態。那是有些兒寒冷、不帶任何情緒的目光,坦白說你寧可他像過去一般扯出惡質至極的笑容對你冷潮熱諷也不願如此。
  他在生你的氣麼。你不願再想。他會就這麼離開麼。你無法再想。

  那人不作聲就只盯著你。

  「我……」氣勢漸行漸遠,你的嗓音變得混濁不清。但你仍很不安,便心急地伸掌覆住對方空下的手,溫度比你想像中低些,並且摸得到骨頭的輪廓。順應著即脫口而出:「我可以、可以……牽你的手麼?」因緊繃之故你的力道稍嫌大了點兒,怕是他想掙脫也甩不掉,甚至可能弄疼了他。不過你無瑕思考其他,只感覺腦裡一團熱。

  他不著痕跡地挪回視線,緩緩闔上眼。「……這樣啊。」



/成成你好可憐(´;ω;`)(悲憫的眼神)
 真的好可憐(´;ω;`)(悲憫的眼神)
 而且好少女(´;ω;`)(悲憫的眼神)
 其實賤賤他只是害揪(´;ω;`)(´;ω;`)(´;ω;`)\嘿嘿(´;ω;`)



  傾盆的雨,雨中。
  他拚命地扯著喉嚨叫著,可是雨這麼大,你怎麼聽的見呢。你的黑傘宛如要將自身以外全盤否認、悉數拒絕一般地亭亭佇立著。


  他的淺藍色襯衫被渲染成深藍,裡頭橙色的T恤隱隱浮現,焦糖色的髮絲溼透地服貼在冰冷蒼白的面頰上。那是什麼悲慘的模樣,他究竟、究竟在做些什麼呀。
  暴戾的水珠打得他幾乎睜不開眼,他為什麼這般努力。你想不透。他拚命吶喊著,拚命扯起嘴角笑著,可是他明明在哭呀。你想不透。
  你無法理解。是故感到憤怒。
  他到底在做些什麼。

  奮力拋下手中的傘,你踏過一地的水花朝著雨中的他直奔而去--你毫不保留力道地揪住他的衣領,以嘴,堵住他的口。
  這樣他什麼也沒法說了。
  這樣你什麼也聽不見了。
  這樣--

  這就夠了。

  你有什麼值得讓他這麼做的,這最是你始終想不透的一點。



/老婆(´;ω;`)(´;ω;`)(´;ω;`)
 對不起(´;ω;`)(´;ω;`)(´;ω;`)
 自我檢討(´;ω;`)(´;ω;`)(´;ω;`)
 (´;ω;`)(´;ω;`)(´;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