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I do."


  --不置可否是默許的意思麼?

  你的掌心直冒汗,執起他的手溼溼熱熱底,挪動著身軀挨近了些。他斜睨著你,及被不確定和緊繃包覆住的手,不甚滿意地以肩膀頂了頂你的手臂。「你在緊張個屁啊、很噁心耶。」你下意識欲道歉,但突然想起他對你這種態度的感冒衝到喉頭的話語又緊急煞了車。
  他更加使勁地反握你的手。你回首望他。
  只是誰也沒注意到,於你倆目光相會之際,雙方的面靨皆猶如火燒一般燙紅--自是很快便抽離了,抑或是意識到自己映照在對方眼底那份失態,你們各自撇過臉竭力矜持明顯不自然的從容,十指交合的兩掌仍緊緊壓在長椅上頭。天曉得你們曾幾何時有這等少女情懷。
  「等下、去吃冰罷。」
  「……好啊。」
  果然是太熱了。



***


成見。
可以說是第一篇的後續吧。
不過沒看過也沒差就是了,只是覺得很可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