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One eyewitness is better than ten hearsays.

  • **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安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早啊。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妳現在在忙嗎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沒有啊。在網拍上隨便晃晃而已。
 怎麼了?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不……只是想說妳怎麼不在線上0_0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最近沒什麼心情玩罷了……比起窩在家玩電腦我更想出門說。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咦.妳家管很嚴嗎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沒有啦。我父母最近都不在國內。
 不過都沒有朋友要陪我出去玩……他們不是說「我很忙啦」就是跟男朋友在一起。
 虧我還買了新衣服說。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欸...這樣啊
 對了.……
 沒有……男朋友嗎?像妳這樣的女孩子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如果有我就會直接跟他出去玩,不會在這唉聲歎氣的啦。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啊抱歉……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就說你為什麼要道歉啦、真是。
阿成//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說:
 呃對不起……
黑糖☆粉粿//果然還是要加粉粿吧?說:
 就說你……哎呦不提這個了。
 
那麼,你要陪我麼?
 
 
這一瞬間,阿成的十六年來的人生抵達了前所未見的高潮。
 
 
**02:One eyewitness is better than ten hearsays.
 
鍾子復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這不算個好答的問題,用難以捉摸的、有如風一般的男人這樣插科打諢直逼搞笑程度的答案或許還算勉強通過,畢竟阿成、也就是李恭成,同他相識也不過一年出頭。就所知簡要描述一下大致是:十六歲男性,就讀於師大附中,高二,生著一張可愛得足夠四處招搖撞騙、不分男女老幼一律通吃的臉蛋,本人堅持是焦糖色的染髮及有些輕佻的耳環使他的存在感異常強烈──最重要的是,近乎於放蕩的開朗性格,他的人際關係網非常驚人,阿成甚至懷疑他認識他們所在補習班裡全部的人。擁有如此強大社交能力如他,竟跟他是好朋友這點連阿成自己都很難相信;不過也因為如此,身為打從娘胎出生沒跟親人外的女性搭過幾句話的他的網路交友顧問,鍾子復正與李恭成相對坐在麥當勞裡頭──
鍾子復一面講話一面不停歇地將黃澄澄油膩膩的薯條塞進嘴裡,令人費解的是貪吃食量又龐大如他,怎還能養出那副偏瘦的骨感身材。「竟然叫我陪你來……你也不是國中女生了罷?這頓你要請我喔。」說著又吸了一口一旁的可樂。
「我、我知道啦……」阿成焦慮地絞著吸管,餐盤上的漢堡幾乎沒怎麼動。「可是我真的很緊張……我穿得會不會很奇怪啊?頭髮呢?還有我應該怎麼──」
叮咚。
無機質的簡訊提示音暫且打斷了他的話,「好了好了。」鍾子復擺擺手制止他,另隻手一面在餐巾紙上抹了抹後掏出手機檢查簡訊,嘴上仍然繼續安慰著像個小姑娘似地忐忑著的李恭成。「你看起來很帥啦。再說,衣服是我幫你選的、頭髮我也幫你抓過了,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啊,別再杞人憂天啦──靠這誰啊幹嘛寄正妹的照片給我!」
看著鍾子復對著手機有些憤慨的表情,碎嘴著快速地在鍵盤上敲起回覆來,「啊啊你這傢伙交幾個這樣的漂亮女友都跟我沒關係啦、……重點是幹嘛寄照片給我啊是發錯簡訊麼。」阿成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中斷了你倆對話、一臉認真地按下送出鍵的好友。
「……啊不好意思。是我的朋友。」察覺到阿成苦惱的視線,他這才抬起頭來為方才的失態致歉。
「唔……」不知道該說什麼的阿成僅能含糊地應聲。
「那就繼續說罷──」鍾子復將手機塞回口袋裡,同時回到正題:「雖然我也勸過你,說不定她只是厭倦你了想一舉擺脫你──不過看你這麼期待我還是姑且幫你一把啦。就當作我擔心太多囉──你只要照我說的做就對了。」鍾子復咬著吸管一邊矯情地扶著面靨作思考狀,「……倒是如果她一個人來看到有兩個男生在應該會覺得怪怪的罷?等一下我會到一側去看著你們的,你要加油啊。」
「欸、怎麼這樣──」
無視於對方的抗議,鍾子復自顧自地開始把玩起桌上作為約定識別的粉色玫瑰。「不說了、你先去幫我買一杯冰炫風,法式焦糖脆片口味喔謝謝──然後我再幫你複習一下啦。」
 
阿成只能自顧自揣著滿腔不安蹭到前檯去向店員要了一杯冰炫風。找子復作顧問肯定是錯不了,除非他想開自己玩笑,不過他這麼認真地懇求他應該是不至於在這種節骨眼上捉弄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跟女孩子見面特別敏感的緣由,他侷促地感覺到今日圍繞在自己周邊的視線比平日要多,卻無法深思背後的意義。正當李恭成溫吞吞地捧著供品回到座位上時──
 
「……對不起,我臨時有點事,可能要先走了。」
這還真是非常突然。鍾子復的手裏緊緊捏著手機,雖仍待在座位上肩上卻已揹起包包,臉色有些詭異──李恭成揣測莫約是沒有笑容的關係,原先就不深的膚色也要比平日蒼白一些。
「欸、」阿成在想要抱怨前注意到了這點,話語哽在摻雜驚詫與困惑的頓號後頭。其實認識他一年來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了,鍾子復最神秘的地方就包含有時接到某些電話就會莫名奇妙消失;只是看他的表情阿成再笨也能察覺到不好過問發生什麼事。
「真的很抱歉……有什麼事的話你再打給我罷。」
阿成慌忙地擺手,「啊、不,你有事就先走沒有關係……」
「謝謝你,」鍾子復勉強擠出一絲有些僵硬的笑容,「那麼,我先走了。」語畢,便快步離開──李恭成還來不及向他開口道別,他總是那樣醒目的身影就在玻璃推門之外了,並且很快地消失在視線範圍中。
 
「唉……」
只剩自己一個人了。深深地感歎,雖然發生了點突發狀況(鍾子復竟然連要他買的冰炫風都沒帶走,實在是太稀罕了)讓他有些擔心……啊,跟剛剛的簡訊有所關聯也不一定,他胡亂猜想著,不過這畢竟不是自己可以介入的事情。怎麼偏偏是在這個時間點呢──或許才是他真正煩惱的一點,這是在逼迫他終究還是得獨自面對麼?阿成禁不住地緊張到胃疼,僅能死命瞪著窗外的風景竭力轉移注意力。
不,什麼?他自然不是不想見她的。
李恭成,男性,正值一言難盡的那個年紀,稚嫩的成功高中二年級生,雖然十六年並不算長(也算不上短),至今並未和任何女性有普通朋友以上的關係,甚至可說熟識的女性一隻手都數得出來。其實他絕不是長得比別人差,身高一百八十一公分的修長身形,又生著一張肯定算得上帥氣的臉蛋;性格也可說是溫文儒雅,沒什麼侵略性,除了對自己的外表不怎麼重視顯得有些邋遢之外也沒什麼不好。一言以蔽之,就是個好人。不過也許正因如此內縮的個性,加以他花費太多時間埋首於遊戲及數理的興趣上頭,上了高中後身邊的同學彷彿都在耀武揚威地同他炫耀「看我交了女朋友!」並卿卿我我地在他面前恩愛,除卻不爽以外,李恭成這才驚覺思春期的自己有多寂寞。也難怪在他遇上肯同他花時間閒聊的女性時會死心蹋地迷上對方──簡單做個結語的話,大概就是個純情處男罷。
他想像過無數回和她相會的場景,放空的時候,作夢的時候。無論鍾子復如何向他殷殷教誨「我奉勸你不要太相信網路喔……特別是你想在網上談感情的時候。」,他始終偏執地堅信著他所認識的她會是個溫柔善良的美麗女孩。雖然阿成也多少有感覺這樣似乎太過於天真,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讓他這樣盲目,不過每每出現在腦海裡的她的形象,都是輕飄飄的、一頭烏亮亮底秀髮隨風飄逸,有若花朵一般惹人憐愛的女孩子……
 
「請問──」
在李恭成猶沉浸在自我幻想世界中,一道沉靜的聲音中止了他的思考迴路。
「你就是那個煞……啊、呃、……阿成先生麼?」
 
李恭成下意識猛地旋過頭來,亭亭佇立于身後、聲音的主人是名身材高挑的少女,黑得反折出耀眼光澤的長髮紮成兩束馬尾在腦後晃呀晃底,一襲胸口綴著大蝴蝶結的米白洋裝,裙襬滾上一圈亞麻色蕾絲,筆直修長的腿包裹著黑色膝上長襪和淡灰褐的短靴。她生著一雙不算大、卻細長帶著幾分嫵媚的眼眸,羽翼般展開的睫毛半掩著──她就這麼以一種無辜的眼神直勾勾地望你,交疊在一塊的指頭小心翼翼地將粉紅色的花兒捧在心口的位置。
 
Tbc. 
 
 
 
 
 
﹡雖然想寫進度卻很慢。我可以在這徵求下回發展麼?我真的很苦惱耶。
﹡不然告訴我怎麼寫足交也成。(住口)
﹡所以、到底要不要做呢?其實我好想讓真正的ㄐㄐ出場可是又想讓他多穿幾次女裝。
﹡因為我討厭寫網遊所以那部份大概真的、暫時沒惹。
﹡埋了些伏筆卻也有可能用不到。(杯桑)
﹡結果最後沒中二到,大家抱歉:((去死)
﹡之後其他人也許(?)會陸陸續續出場。
﹡每個婊子都有身為處女的時期。偽娘ㄐㄐ超可愛的哈啊(ry)
﹡後繼無力惹──(老梗)
﹡啊最後我想到要徵求這整個故事的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