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damn it!


天空真藍呀。

嘛啊畢旅前本該早睡早起的時間我到底在幹嘛咧?我想應該就是所謂的遠足症候群罷。不想去遠足的症候群。
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畢竟賴在家睡覺才合乎我的天性。再者我目前還找不到想要出去玩的理由。

姆……事實上真正促使我打這篇日記的理由有點難以啟齒;不,我想我就別說了罷。

文藝獎我還是寫那個故事了。即使如此過去依然是我的弱點,這點八成是變不的了。
我想我必定是一個謙卑與自以為是的人--不,抱歉讓我重新措辭,是自卑。倘若不是如此,我怎還會對自己的成長感到洋洋得意同時羞慚不已--雖然很矛盾但這兩種感覺我真的都有。我當真有前進麼?或者我只是產生了那樣的錯覺而後退--
呀,這種時候就很想找她談一談。不過我又開始畏縮了而已。

以下開放指責,如果你覺得我很機車。(?)



最後我愛老婆。(前後呼應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