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ccidents will happen.

  • **
   「抱歉,讓你等很久了麼?」阿成看著她在自己對面的位子上坐定,雙手優雅地輕攏遮蔽度並不高的飄逸裙襬。兩只同樣嫩色的玫瑰在桌面交疊成一個十字。
「不、不,沒有,我只是、呃剛好有要來這附近辦一些事所以才提早一些到而已……」他結結巴巴且生硬地背出鍾子復預先備好的理由;實際上是先在李恭成家針對外表和應對談吐下了一番功夫,原先鍾子復允諾過的工作應當到此為止的,阿成卻拿出請客的條件硬是纏著對方要陪著他赴約。不過現在這種連暗示都無法接收到的情形下與比預想中要有魅力許多的女孩共處,李恭成覺得自己緊張得快要吐了。
「是麼?那就好了。」少女安心下來似地朝阿成淺淺一笑,單單如此他就整個心頭揪在一塊。
「話說,我該怎麼稱呼你好呢?阿成先生好麼?」
「啊、不,不用那麼、我還只是個學生,本名是李恭成,因為大家都那麼喊、所以叫阿成就可以了。」他慌張地解釋;而對方僅是望他勾著紅潤的唇而不作聲。
阿成這又想到:「那麼……我該怎麼稱呼妳好呢?」
「呀、黑糖粉粿有些難以啟齒對罷?」她瞇著眼輕柔地咯咯笑出聲來,纖長的手指半掩嘴,直順的兩條馬尾左右搖晃。阿成凝視著她粉色的臉龐呆滯了會兒正打算反駁──而她搶在之前接續下去。「我的本名──其實我自己不是很喜歡,就不提了。倒是因為有朋友這麼喊,糖糖啊、或是小糖都可以。隨便叫罷。」
「好的……糖糖……小姐是麼?」
阿成試探性地呼喚,一面只能從餘光偷偷觀察著對方的反應一面臉紅到耳根子去。
「嗯──其實你也犯不著那樣拘謹的。」只見她托著腮幫子,腦袋微微傾斜;她似乎也正看著他,展露出一絲溫柔卻又意味深長的笑意,阿成完全弄不清她究竟是在嘲笑自己的笨拙抑或者是像鍾子復懶洋洋地打發他似的擺擺手說的:「你也不用太緊張嘛。說不定她是覺得你很可愛才對你笑啊。」
「不過畢竟我們對彼此還都不熟悉,先這樣也無妨。請多指教囉,阿成先生。」
 
女孩子的手,果然是又白又柔軟呀。握著對方的手,李恭成心想。
 
**03: Accidents will happen.
 
 
她說她還未用過午餐,阿成看著她不似一般女孩子擔心熱量擔心體重的、毫無罣礙地在前台點了份大麥克套餐還加點了一盒雞塊;將鍾子復遺留下的冰炫風渡讓給她亦毫無猶疑的接受。李恭成想她是不是很餓──雖說動作仍是優雅,但她安靜俐落地解決掉餐盤上食物的速度快得嚇人──當她從容地捏著餐巾紙擦拭嘴角時忽焉意識到對面的視線,竟有些狼狽地臉紅起來。李恭成大概能夠理解其中的理由,甚至莫名的不由自主地跟著感到害臊,一面暗自覺得對方真是可愛。
 
她有些兒尷尬地移開目光,試著轉移話題:「對、對了,阿成先生有什麼想去的地方麼?」
「我、我麼、啊、」李恭成起先顯得支支吾吾地,絞盡腦汁拚命想著該回答些什麼好,女孩子會喜歡什麼樣的地方呢?但忽焉又憶起鍾子復提醒過他的「你既不確定對方的喜好,今天又是你陪女孩子出來,不是人家在陪你啊──所以你不要有意見交給對方決定就好。」聽起來似乎也是在為笨拙的他著想。
「我、我都可以啊……不過,妳應該是有想去的地方罷?所以……無論哪裏我都會陪妳去的。」
她噘起嘴咬著塑料吸管攝取可樂,目光滴溜溜地轉著,「姆──我來決定麼,這樣啊──」
 
 
她說想去逛逛地下街,反正也很近。
她站起來同他比肩而行時,李恭成方才真正意識到她真的很高、腿亦相當勻稱修長,扣去靴底的高度莫約只較自己矮上一些罷,但他只記得自己高一時量的身高貌似是170左右,只想著真是個模特兒身材的女生啊,便也沒有太在意。不過也是因此本該襯托主人典雅氣質的小洋裝穿在她身上反倒顯得有些煽情……不可以再想下去了。李恭成使勁拍打自己有些燒灼的臉,努力將視線移開她踩著輕快且比自己略快步伐的背影,那在臀部附近規律地上下擺動著的輕薄裙襬以及陰影底邊一大截的白皙大腿。
──接著他赫然發現在自己腦裏充斥這些沒營養的煩惱的同時,少女已領著他穿過多半是販賣服飾的區域。阿成有些震驚:他起初還以為她是想來看看這些的;然後她很突然地轉頭詢問:「我可以去看看那邊的扭蛋麼?」不知是燈照亦或是錯覺,她的眼中隱隱爍著光點。
「咦,好、好啊。」這算是一種體貼麼?因為他是男生可能會喜歡這些……阿成不禁心想。但是看起來又不像。
 
之後,不同於阿成對於同女孩子約會的預估和鍾子復對他的期望值,兩人著著實實地聊了開來,完全與先前在路上稍嫌尷尬的沉默大相逕庭。看來這似乎就是她的興趣所在,主要是遊戲,對於漫畫及動畫似乎也稍有涉獵的樣子;跟李恭成簡直不謀而合。想當然耳,他亦是第一回與女孩子聊這些喜好,起初總有些拘束,但對方認真專注的神情,以及一付難得遇見知己的開心模樣讓他最後也幾乎忘了她是個讓自己感到緊張的漂亮女生。他們一路熱絡地交談著晃過每間模型或遊戲店家,手上理所當然地多了一些戰利品。
 
最終抵達食物區,少女表示腿有點兒痠了,兩人便各買了份鯛魚燒當點心在牆邊的長椅上暫作休憩。
 
「那個啊……我,還有一個地方去耶。」雙手兜著頭幾乎整個不見、暴露出奶油內餡的鯛魚,她突兀地在咀嚼聲間提出要求。
「嗯?」李恭成正咬著尾巴,口齒不清地答腔。
她顯得有些羞怯地觀察他的反應似地,並沒有正眼對上他,只是微微垂下臉,嘴唇幾乎貼在咬到一半的食物上,遮蔽住面孔下半部。
「……阿成先生,我可以去你家玩麼?」
「欸?」真是衝擊的一句話,阿成嘴裡的東西差點掉出來。
「……不可以麼?」
她正盯著他看。
「呃、」
怎麼辦,他能清楚地感知到她眨動纖長的睫毛,睜著一雙漂亮底眸子凝視著他。那無辜又楚楚可憐的模樣重新提醒他強烈的自覺,那個完全身陷於與異性相處而不知所措的李恭成又回來了。
「不可以麼?」
 
 
 
「可能有些亂……請不要太在意。」
好了,這便是李恭成生平第一回房間內出現家人親戚以外女性的理由,所幸他平日還算是個愛整潔的人,更是不會在床底或亂七八糟的地方堆放不良刊物或光碟之流的正直好青年,這亦是鍾子復親口讚譽過的,單就這點而論帶人進來並沒有什麼大問題。也碰巧,他的父母正外出拜訪友人中,避掉了麻煩的質問,這時機挑得還真是剛好。
 
……不對罷這麼巧的事情真的沒有問題麼?也就是說,李恭成的心中禁不住地忐忑難安,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意思麼?
相對於身陷苦惱的阿成;她甚至還在他正要搬椅子給她坐時,極沒神經地指著他棉被規矩地疊在邊緣的床鋪,一臉興奮地問:「你的床好乾淨喔,而且很柔軟的樣子,我可以坐坐看麼?」
「啊,可、可以呀。」
阿成只能表面上努力維持冷靜,心中卻是波濤洶湧不已,她這麼可愛的女生竟然說想上他這個臭男生的床!!!雖然這句話似乎有哪裡怪怪的需要修正,不過大概就是他的心情寫照。
「謝謝。」她顯得相當愉悅地同他道謝,一面毫不客氣地坐下,但不到幾秒又若有所思地由上往上仰望的角度睇著他,有些怯怯徵詢道:「啊!不好意思,你是不是不喜歡別人穿著襪子上你的床?如果是的話,我現在可以脫掉?」
這似乎是對他那猶疑反應的理解;不過答案當然是──
受到對方話語的牽引,李恭成不自覺地跟著看向少女包裹於黑色膝上襪底下的雙腿,受到襪子的箝制更展現出纖細美麗的曲線,界線以上為嫩白貌似很有彈性的大腿,在半透明的衣擺間有些危險地若隱若現。倘若把襪子脫掉的話……李恭成你不可以再想了你真的不可以再想了!
「……沒、沒關係的,我不介意。」他勉強地擠出讓自己看起來誠懇的笑臉,「妳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拿點茶和點心來。」
 
接著,幾乎逃難似的,衝出自己的房間。
 
Tbc.



﹡糖糖什麼的ㄐㄐ你還真好意思,不過那是一個梗我想用而已,鳳爪知道。
﹡對不起我食言了沒寫到約會強暴(未遂)還拖這麼久,下一會一定會有更完整的實況的!(?)
﹡跟著ㄐㄐ的本名一起公佈,身為第一女主角(?)本名還沒出現真可憐。
﹡李恭成簡直就是足控嘛!……對不起我是足控。我對不起這個世界。
﹡我近來一直重複著開了沃德不打文的輪迴。我對不起這個世界。
﹡男性向劇情好耶。
﹡我沒有故意讓老婆一直出現!
﹡結果還是沒決定篇名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