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跳窗!/……我在一樓耶。

沒什麼好憂傷的。你明白。
其實我無所謂可憂傷的是他偏偏就有所謂,欸,這樣很糟糕罷。分明早已凋零的,被遺忘的,甚麼給蠶食了的鯨吞了的(我喜歡蠶食鯨吞這個字眼,因為我已經被銜走了)。
不是我不能是我不願。真的不願。你以為我想去哪兒?

哼嗯--反正我的人生只能用幾條單薄的句子串起來。噯我一點也不想認真就跟週記一樣,我覺得認真就輸了!這樣。(哪有)



之前的文藝獎真是……我一點兒也不開心。
多得一塌糊塗的弱點我可以如數家珍(騙人)地一一點出當然是婊得好婊得我想鼓掌但是一定要拿那個字眼(還用那種帶著蔑視的語氣)來婊我實在是……重點是這樣實在很誤導視聽。鬱悶。
然後怎麼校稿碰由群怎麼一個都沒提醒我自重呀!(59)一切都來不及了……(淚目)



作文課時間很快樂地紀念了我心目中的柏林圍牆,是的,不存在的那堵牆。起初我意圖推翻那篇手稿重寫,但是阿九九不管做什麼事都慢得跟烏龜一樣所以很多部分都未經思考地雷同了讓人有些扼腕……
總之,有緣再見啦可惡^q^
不過那人在爬牆聽起來真爆笑030(喂)



最後最近一直被蚊子叮搞甚麼……^pppppppppppppp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