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One false move may lose the game.

  • **
 **04: One false move may lose the game.


  李恭成覺得有些事情應當只能在遊戲漫畫小說電影中發生,現實中是不可能有的。雖然他偶爾也會玩玩美少女遊戲,那也就單只為了陪伴他寂寞的索然無味的生活,總歸他還是個理科系人,是根硬梆梆的木頭,太過夢幻缺乏真實性的情節他哪裏會信?鍾子復只笑說,好啦、我現在曉得你為什麼不受女孩子歡迎;不過他自己還是不明瞭。
  要他實際地舉個例子,就好比說:有一個纔見面不足一日的可愛女生向男主角提出去對方家玩的要求,並且男主角家很碰巧地沒有人,並且女主角又很碰巧地把飲料翻灑在男主角身上這樣的劇情展開……呃。

  「對、對不起……!阿成先生,你還好罷?」
  目前情況究竟是怎樣?阿成的腦內陷入極端的混亂,難以處理自視神經接受的畫面:他自己直挺挺地杵在房間的央心,少女正跪在他的跟前,微微泛紅的臉蛋兒有些倉皇,她手裏抓著一團白皺皺底面紙,似乎是因為驚慌而胡亂擦拭著自己腹部以下幾乎全濕的長褲,動作有些兒粗暴。不過李恭成能很切實感受到先前握過的白嫩的手,只隔著幾乎浸透茶水的布料和快破掉的單薄紙團來回摩擦著自己的下腹部和大腿一帶。
  她怎麼一付毫不在意的樣子啊?阿成好不容易恢復思考過來──對方仍兀自為了弄乾他而奮鬥著,但實際上根本連內褲都濕透了沒救了。她掀起濃密的眼睫似乎相當自責地時不時抬目望他,水靈靈的眸子尤其無辜,加上焦慮地稍稍抿咬櫻桃色潤澤的唇,這角度──他沒法準確辨別這是聯結到怎樣一種意象,只知道似乎非常非常不妙。一把火打雙頰及耳根一路延燒到腳底去。
  「沒──沒關係的,妳不用在意、」阿成努力捉牢了最後一絲理智線,不著痕跡地撥開對方的手順帶退後一步,「我、我去換件衣服便行了。妳盡量離這兒遠點,小心別踩到水;我等等再回來收拾就好!」她撲地向後坐倒,兩條胳膊垂到地板上顯得有些呆愣愣底,不解地眨眨眼而後遲疑地點頭答應。

  李恭成想也不想地又跑了出去,立馬由晾衣架上扯下幾件衣服到浴室沖冷水澡,冰涼的水柱撞擊在身上刺得有點兒疼,但足夠讓他冷靜下來了。
  那女孩──黑糖粉粿,也就是糖糖小姐。她似乎不打算論及自己的本名,阿成多少能夠諒解背後的緣由,不管她所說的是否屬實;反正他自己本來便是個傻子不打緊。但是有點李恭成是當真被弄迷糊的──她究竟是一個太有自覺還是太沒有自覺的人?她是個女孩子,倘若有丁點安全之虞的話就不應當提出去剛見面不久的男性網友家,況且在完全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下就貿然單獨前往,要是──要是今天這個人不是他,又當真出了什麼事的話該怎麼辦?總覺得這事非同她說不可,阿成暗暗決心。除非她非常地信任自己,或者她本身就有那意思……不。慢著,李恭成你還是乖乖面對現實罷。他反駁著心底絲毫的期望,瞪著鏡中赤裸的上身漫霑水珠、眼神重新歸於澄澈清明的自己。他沒打算對第一回見面的女孩子做什麼、又有什麼發展,即便他是真的喜歡上她了也一樣……那、那種事情不是都要先從朋友開始的麼……?
  心如止水地擦乾身子,套上輕便的短袖條紋襯衫和牛仔褲──希望不要換了一套衣服她就對自己失望了,爽朗地甩去那些不入流的雜念,他又恢復那個只會擔心東煩惱西個沒完的扭捏少年。但拋棄徒增自己天人交戰的無聊煩惱總是好的,他邁開的步伐跟著輕盈起來。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阿成扭開門把,心想只要整理完環境,就可以和糖糖小姐兩個人好好聊聊了──但實際所見卻是遠比他的單純美好的想像更具衝擊性,幾乎是被狠狠揍了一拳的程度,他的心臟不堪負荷絞得將近窒息。

  地板上沒有一滴茶漬,似乎是罪惡感促使她趁著阿成離開的時間處理完的。這多少讓李恭成感到不好意思,因為茶水會倒他自己也是感覺有幾分責任在的,她伸手正要接過紙杯時只不過稍微疊到他的手,阿成就幾乎觸電似地鬆手;她也沒注意,抑或者是被他有些過度的反應嚇著,杯子並未接穩──它就這麼教人措手不及地直直墜落,杯口正迎著李恭成。
  就在他感歎著心想她果然是個好女孩呀……同時,又注意到一件事:她人呢?
  邊思索著腦袋偏轉幾度,少女的容姿便落入視野,那還當真是,直叫他口乾舌燥的,一幕。

  她高仰著線條優雅的側臉,絲綢似柔順的漆黑秀髮緣淡胭脂色底面靨滑脫下去,兩股細長的馬尾分支著垂散在枕頭上。她纖長的睫毛和分明突出的鎖骨伴隨淺淺的呼息聲規律起伏著,玫瑰一樣的唇瓣小幅顫動著;李恭成忽焉憶起有個叫睡美人的童話故事,雖然他本身並沒有什麼概念,不過指的就是像這樣的存在罷?他幾乎能想像得到對方是如何百般無聊地等待他回來的過程中,翻來覆去地不自覺中睡著的可愛模樣;不過他還是很困惑她作什麼沒事那麼喜歡去躺他那張應該比不上女孩子房間裡散飄著香氣的那種、味道不大好的床鋪。
  繼續向下瞧,她襯在乳白床墊上的身軀于被褥頂自然伸展開來,手臂隨性地擱著,米色洋裝薄紗也似地半透光貼著體表,宛如花莖般的腰肢清晰可見。李恭成持續推移著目光,接踵而來的即是最最衝擊他的部份──她略略曲著纖細修長的腿,並且,並且,原先就短得讓人心驚膽顫的下襬幾乎撩到腿根,大片的肌膚如此這般曝露出來,對照著分界以下棉料子的黑色膝上襪異常鮮明。那種極限是只差一步就能看到底褲的、挑動著男人焦慮情緒的尷尬狀態,李恭成完全不曉得視線該望哪兒擺,更不知道該不該幫她把捲起的裙子拉下來遮好腿……噢不,那肯定是變態。他嚥了口口水,最終作了拿棉被替她覆上的打算,再者這麼睡著可是會著涼的。
  他一條腿跨上床沿,伸長了胳膊小心翼翼地越過少女,並竭力不要驚醒對方地取過牆角端折成豆腐狀的薄被,將之攤開欲蓋上她的毫無防備的同時──李恭成沒注意到一角已垂至她胸口──緊接著,她忽然的一個翻身,一把搶走他手上的被子;阿成則以為她是醒了而嚇得放了手。

  這下──他什麼都不幹還沒事兒,一作了什麼就真不得了。

  她轉身為側臥,細細的雙臂緊拑擁住搶來的棉被,像個孩子似的,貌似仍睡得很沉。阿成以為鬆了口氣時,至於身上的洋裝,他再看:起初尚穩妥地掩著大腿以上部位的衣物變本加厲地掀至腰部,是藍白條……不對罷!!!
  李恭成驚惶失措地倒退好幾步,他開始猶豫要先替她弄好衣服還是……總歸他是個笨蛋,橫豎他是個白痴,他最後選擇把被子搶回來蓋好想這麼便也沒事了。於是他躡手躡腳地回到她身畔,想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下完成奪回棉被的任務。
  不過。
  「唔嗯……阿成先生……」
  為什麼她要抱著他的棉被喃喃地唸他的名字啊!!!李恭成覺得理智線的兩端都有人在拚命拉扯,不行不行,他試著讓自己專注於將之取回一事。
  但是怎麼著,她的力氣大得嚇人,分明熟睡著卻仍死死抱著的執著更讓人欽佩,阿成使盡吃奶的力氣與之拔河,一方面也是他弓著身子不好使力,就在這樣的膠著之中──她再翻了個身挪回正面,沒意料到猶抓緊棉被的李恭成肚子扎扎實實地吃了一記拐子,也就難堪地整個人撲在她身上。怕著已驚擾對方,還被當成是色狼,他急急忙忙要爬起身,臂膀卻被攔阻下來──他恐慌地發現她已清醒,並且直瞅著他不放。
  「對、對不起!!!我不是……」
  他慌亂地道歉正想要逃跑;她卻單手捧過阿成的臉,使他能與之對視,她的手心好細好嫩。他感覺自己的臉熱燙得彷彿能煎熟一顆蛋。
  「阿成先生……」

  那是一雙迷濛的柔媚底眼眸。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Tbc.





﹡還沒到強暴對不起!
﹡似乎不小心花了太多篇幅在敘述成成的純情還有處男這兩點。嘖!
﹡還有花了太多篇幅在表現我的(ry)
﹡不呃是李恭成的直觀感覺啦!變態!!!
﹡足控也有窮途末路的一天(詞窮意味)
﹡雖然很遺憾不過這段ㄐㄐ大抵都是裝的;你的A片和galgame究竟教了你什麼?
﹡其實我是ㄋ(ry)
﹡因為我要出門了所以後記到此為止!我想到在補充ㄅ!ㄎㄐ生日快樂!看我這麼趕就是要在你生日更新耶感謝我!(去死)
﹡因為我都回家了只好再補,FC2你傲嬌個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