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燒不盡

  你彎著身子,包覆似地擁著自己赤裸的膝蓋,那是猶如嬰孩蜷曲於羊水之中的舒適姿態。溫暖的毯子裹住你的肩膀。

「要是你只懂得害怕,那倒不如趁早收手的好。」

  你反覆咀嚼著這句話,直至每一字每一節都滲入心臟。他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明瞭。他究竟,在意有所指什麼--你哪裏不明瞭。

  你一股腦兒地,極難堪的憤慨的將它拋入跟前熊熊燃燒的火。

  那團火起先是黯淡了會兒,略微萎靡下來,但又旋即劈哩啪啦地膨脹起來,像一頭壯大的凶猛的紅色的獸,張牙舞爪地吞噬著你投下的飼料,而又虎視眈眈望著你瞧,要連你一併蠶食鯨吞似地不住向上竄升。
  你從來不畏懼,亦不曾退縮。紅光映得你的臉灼傷般地發燙,你直瞪著那翩翩起舞的焰火,僅稍收牢了身頂的被。

  那人就在火的另一端。不作聲地佯作若無其事偷偷觀察著你;你自然是有感覺的,每當你要對上他的目光,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他又曖昧的偏過頭去。
  你總要以為他是存心使你氣惱,但卻又不像--他總歸是要過來這兒的,而不單是同你像兩個傻子圍據著篝火的兩端發獃。
  你想你是不要先開口。那麼又該說什麼?你的嗓子乾渴得直犯疼。你是不得先告訴他:關於你已經不年青了……

  「我知道……」他卻搶著開口道。
  他的聲音……聽起來似含了一口沙,粗糙得厲害。他也是,像你,被火烤得口乾舌燥麼?
  你見他直立起身子,仍存些猶疑但紮紮實實邁出一個步伐;你聽見他嚥下口水的咕嚕聲。不過爾爾竟教你渾身打戰起來--你們之中還有誰能算是年青的麼?即使所有人都見著青春握在你們手中,又有誰能擔保--

  「我曉得。」
  他又說;你緩緩闔上眼。


﹡用了比較隱晦的寫法,看不懂也是摸基隆的。╭(´・ω・`)╯
﹡配對是成見。╭(´・ω・`)╯
﹡是因為我一直在聽篝火……不過梗其實是源自山下知子老師的作品唷。因為講出來就不有趣了所以^p^(欸)
﹡猜的到的可以給獎品喔。╭(´・ω・`)╯比方ㄐㄐ子的ㄋㄟㄋㄟ之類的(下流)
﹡其實這種寫法我不大習慣╭(´・ω・`)╯╭(´・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