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訣別

   黑子無法自抑地淚流不止:他認清自己終究無法逃脫過往,綁住他的究竟是赤司抑或者是為之魂牽夢縈的自身?彼時青峰的話經已讓他幾乎崩潰,那人給了他美妙的希望又硬生生地將之扯下。赤司瞅著他的微笑盤據了腦中多久,他便煎熬了多少時日,那是何等揮之不去的夢魘啊,直教黑子幾乎發狂。
  火神問道:「你害怕麼?」
  那時黑子多想直言:「我怕,我怕得要命。」但為了避免因私情給隊友太多壓力,他不發一語地背過身去--他多希望這時候能隱藏自己,但與火神面對面時壓根兒無處可躲。「……不必擔心。」他克制不住自己雙手直打顫,心臟劇烈地跳動,標準的說謊反應。「我去下洗手間。」
  冰涼的水沖上面頰與溫熱的淚交雜在一塊兒,黑子怔怔然地看著鏡中自我的狼狽相,瀏海橫七豎八地結成一束束底。他真正畏懼的是什麼呢?勝利一向屬於赤司征十郎,這個他既不擔憂也不恐懼,赤司的強大他再清楚不過了。他想,只要去做,他或許會輸,也可能會贏罷--但無論是哪種結局他都必須承受他不願面對卻昭然若揭的現實,唯有這點令他難以忍受,有時他甚至想:要結束這種僵持也許他不是自殺就是殺了赤司罷。
但這不過是無聊的妄想而已,黑子哲也打和赤司征十郎相會的那日起,莫約便命定了心要被裁成千萬片。
 
我媽幾不會寫同人了啦殺了我><(←黃瀨臉)
CP是黑赤。我知道一定有人覺得說是赤黑也可以,可惡,別跟我說啦,你怎麼想都可以別告訴我啦。真不知道自己是在激情三小耶……之前有想到梗,不過寫到一半就又因為忘記初衷而放置……
媽幾沒問題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