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陰霾比重

197009.jpg

現在的我什麼也看不見。
我想我是自虐的。不容置辭,除了疼痛和推毀積木以外,莫約什麼都辦得到。
莫約下一步便是升級了。莫約我就這麼再次死去了。(開什麼玩笑人不能死兩回的罷)

我,一直以來的心態是,走到哪算哪。因為我喜歡走得慢,因為我有餘裕慢慢兒走,因為我的順遂的人生全然無需近乎拼命的精神。

現在我的所到之處,我是否有所不滿?那答案無庸置疑地。
你曉得麼,我什麼都沒法子做,誰都沒法子成為,我來這兒不是為了成就任何,我是無技可施才來的。除了這兒我哪也不能去了,你以為我喜歡麼,以為能讓我選擇喜歡與否麼。
我只能講,我不討厭唸書。所以我真正厭惡的是什麼自由心証。



其實我也是到國中那時才終於醒悟的,心死的。
我再不可能屬於任何了。